再过一个月左右,各地螃蟹就将陆续上市,并将掀起新一轮的“螃蟹大战”。

  然而,近日,位于中国四大淡水湖之一的洪泽湖入湖口附近,泗洪县的一些养殖户却发现,由于水质遭到上游污水的污染,他们围网养殖的大闸蟹和鱼虾也随之遭殃,惨遭“团灭”。

  9月3日,宿迁市环境保护局发布最新情况通报称,洪泽湖主要入境河流断面水质有所改善,对下游的污染影响有所减轻,但水质“仍很脆弱,存在较大波动反复可能”。

  不少“吃货”担心,受这波影响,今年泗洪的大闸蟹是否要绝收?大闸蟹整体市场价格是否会上涨?

  作为洪泽湖大闸蟹的重要产地之一,泗洪多年来也一直坚持打“螃蟹牌”。然而,眼看即将上市,却突遭污水“袭城”,泗洪大闸蟹几乎将带着0:1的比分,入局今年的“螃蟹大战”。

  泗洪县临淮镇镇长王小燕向澎湃新闻表示,污水影响的只是外湖养殖的部分区域,泗洪“螃蟹军团”并非全军覆没。

  而受灾养殖户们考虑的是,谁来为损失负责?

  上游泄洪夹带污水殃及下游

  此次大量黑色污水灌入洪泽湖,事发于8月26日左右。

  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,当时,不少湖区养殖户发现有大量“黑水”从上游而下,“很臭,就像是烂草的味道。”

  不久后,入湖口周边围网养殖的螃蟹开始大量死亡。截至8月29日,“黑水”造成泗洪县临淮镇三百多家养殖户、3.28万亩养殖区严重受灾,其中,胜利村几乎绝收。

  事发后,江苏省环保厅派出5人工作组赶赴泗洪。同时,由于洪泽湖上游位于安徽境内,江苏省环保厅还函告安徽省环保厅,商请协同调查处理。

  自8月29日起,宿迁市环保局通过官方渠道连续6天发布情况通报。

  澎湃新闻从相关通报获悉,经各方分析研判,苏皖两省一致认为本次泗洪县洪泽湖溧河洼片区水质异常、临淮镇鱼蟹大量死亡事件,系上游泄洪夹带污水造成。

  洪泽湖上游新汴河、新濉河来水从8月31日起开始减少,入境水质有所改善。然而,泗洪溧河砖瓦厂等4个国考断面因污水陆续出现超标现象,于8月30日全部宣告“失守”。

  据宿迁市环保局9月3日发布的最新情况通报,经过持续监测,洪泽湖主要入境河流水质逐步改善,污染影响区域也未见明显扩展。

  此外,饮用水源地取水口北侧4公里的水域水质也有所好转,本次污水暂时还没有祸及饮用水源地。

  不过,胜利村等受灾严重地区的水质仍为劣V类,也就是丧失基本使用功能的水质。同时,水环境质量依然脆弱,存在较大波动反复可能。

  宿迁市环保局表示,污水过境造成的损害如何补偿,已经入湖的污水对湖区污染影响何时彻底消除等将成为难题。

 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,在前几日的通报中,宿迁市环保局更是直言,“如何治理上游污水,让汩汩清水流入洪泽湖,是湖畔百万民众的最大梦想”。

  养殖户:上游污水为什么让下游承担

  按照往年,此时应该是螃蟹养殖户最为忙碌的时节。再过一个月左右,各地螃蟹就将陆续上市,掀起新一轮的“螃蟹大战”。

  然而,当9月3日澎湃新闻记者拨通养殖户小魏的电话时,他正在百无聊赖地看电视。据其介绍,今年遭此大劫,计将损失六七十万元。

  小魏称,这几天洪泽湖入湖口的水质有所好转,但死去的螃蟹无法复生。令小魏感到委屈的是,上游的污水,凭什么让下游来承担?

  江苏广电《零距离》栏目曾在八月底沿着洪泽湖往上游走,发现安徽泗县、灵璧的水质和洪泽湖过境“黑水”非常相似。

  那么,上游的安徽有关地区是否需要承担洪泽湖大闸蟹损失惨重的责任?

  澎湃新闻记者致电安徽省环保厅宣教中心,被告知目前仍然在调查污水来源,赔不赔偿还不知道,“两省一致认为污水来自上游没错,但具体是上游哪里出了问题,是不是有企业在非法排污,还正在调查中。”

  泗洪县临淮镇党委副书记、镇长王小燕同样表示,目前还在调查污水的具体源头,而且还涉及跨省的问题,之于对养殖户的赔偿或“托底”,还需等待具体调查结果。

  王小燕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临淮镇以及整个泗洪这些年都在努力治理和保护洪泽湖,比如一直大力推行的“退渔还湿”,就是为了给洪泽湖留足生态空间。

  但此番遭上游大量污水重创,是当地没有预料到的。“希望上下游能够共同治理和保护洪泽湖”,王小燕表示,洪泽湖不能为污水“兜底”,更不是污水的“收纳池”。

  《检察日报》9月3日发表评论文章称,本次洪泽湖遭上游泄洪夹带污水污染,造成的损失有天灾成分,更有人祸原因。

  文章质疑,此次泄洪前是否及时通知下游地区,让养殖户有足够时间应对?泄洪通道是否存在污染物,流经水域是否及时监测水质?

  因此,在治理水污染上,打破区划限制、开展联防联治才是王道。《检察日报》评论文章表示,应在中央的协调推进下,建立跨省生态补偿制度,统一水质衡量标准和生态补偿标准,共同推进多地区、多部门参与水域综合治理,真正告别上游污染下游买单的失衡局面。

  泗洪多方否认螃蟹军团“全军覆没”

  本次洪泽湖遭污水污染,外界普遍还关心的一个问题是,泗洪产洪泽湖大闸蟹今年是否就此“全军覆没”?

  9月3日,泗洪县水产局局长陈冲告诉澎湃新闻记者,本次污水袭湖造成的是区域性影响,虽然具体影响比例还需计算,但肯定不会影响泗洪大闸蟹的全局。

  “这次上游污水过来,我们也是受害者”,陈冲表示,据其了解,目前县里也在和多个方面积极协调,争取为养殖户挽回些损失。

  据临淮镇当地养殖户介绍,在洪泽湖边,本次受灾的都是外湖养殖户,而更多在“内场”养殖,没有和湖水直接相连的并未受影响。

  王小燕同样表示,泗洪大闸蟹“全军覆没”是夸张的说法,受污水影响的只是在外湖围养的部分区域,更大面积的养殖区域没有受到影响。

  据泗洪县政府官方数据,2017年,泗洪全县螃蟹养殖面积为27万亩,而本次因上游污水受灾面积为3万亩,受灾面积为1/9。

  因此,泗洪并没有退出今年的“螃蟹大战”。不过,他们是带着0:1的比分开始了比赛。

  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,每到金秋大闸蟹上市时刻,也是江苏“螃蟹大战”开打的时刻。

  据不完全统计,目前活跃在主流市场的江苏大闸蟹品种有阳澄湖大闸蟹、固城湖大闸蟹、洪泽湖大闸蟹、大纵湖大闸蟹、高邮湖大闸蟹以及兴化大闸蟹等等。

  眼下,大闸蟹还有一个月就将开捕,各地已经开始“跃跃欲试”。比如,洪泽湖东岸的淮安市洪泽区,今年首次打出了“云吃蟹”的概念,并首次举办中国洪泽湖网络大闸蟹节。

  还有固城湖。就在9月1日,位于南京南郊的高淳举办了首届固城湖螃蟹高峰论坛,邀请各地水产专家为固城湖螃蟹造势,出谋划策。